当前位置:首页 > 动态

男子左手被碾压 宜昌长航医院医生高难度“移花接木”再造手

  除拇指以外的四指被机器齐齐碾碎,手背更是皮肤肌肉缺损,神经、血管、肌腱、掌骨外露……47岁的刘先生(化 名)左手面临丧失大部分功能的危险。幸运的是,宜昌长航东院手足外科专家完成了这一例手术难度大 、极其少见的四级断指移植再造术:先采用嫁接原理将手“种”在腹部保住左手背,又“移花接木”将两根脚趾变为手指,最终帮其保住左手大部分功能。

  7月24日上午,记者赶到宜昌长航东院(合益路)骨科病房,见到了即将出院的刘先生。说起此次保住手的经历,刘先生及妻子对该院骨科专家的高超技术及医护人员无微不至的关怀感谢不已。  

        左手被机器碾碎 

        医生腹部“种手”助康复

  6月9日上午9时许,来自东北的刘先生在工作时左手被机器卷入。工友见状立即关掉了机器帮其拿出左手。但此时其左手除拇指外的4指已被齐根碾碎,手背更是血肉模糊,神经、血管、骨头外露,血流不止……其后,刘先生被迅速送到当地求医,因伤势太重,简单包扎后驱车从枝江慕名赶到宜昌长航东院“救手”。

  上午10时,刘先生到达长航东院后,手足外科主任张芝亮检查发现,其左手伤势严重,左手背大面积肌肉组织挫裂脱落,四指缺失掌骨部分外露,且伤口污染严重,伤口边缘不整齐、软组织挫伤严重。


患者左手四指齐根断

  考虑到刘先生年纪正当壮年,失去左手可能要失去劳动能力,甚至有终生严重残废可能,经过与郑之和院长、杜远立院长等骨科专家紧急商议,张芝亮主任决定先修复手背部皮肤,后期再进行断指再造。


张芝亮主任及其团队为患者手术

  经过急诊手术,张芝亮主任为刘先生的做进行了彻底清创,冲洗出大量泥沙及轮胎沫,然后清理皮瓣边缘部分坏死组织,处理远端外露肌腱、血管、神经,并修整了断指残端。其后,张主任开始进行腹部带蒂皮瓣修复左手背软组织手术。在刘先生腹部左侧切开一个3×8大小的切口,然后小心翼翼地将设计腹部皮瓣覆盖在其残缺的左手背部……2个多小时后,手术顺利完成。

  为何将手背种在腹部?张芝亮主任表示,患者左手背大面积软组织挫裂撕脱,但部分手掌肌腱和血管、神经组织还有作用,腹壁软组织是人体最松弛的部位之一,将手背创面边缘与腹壁皮瓣缝合固定,让手背创面与自己的腹壁皮瓣建立一个新的血液循环,有了供血,手背皮肤就会修复,血管和神经系统也会获得保护。“培养”一定时间后,再将手从相连的腹壁组织分离,这样,手背皮肤就会修复。

  经过22天的“培养”,张芝亮主任顺利开展“断蒂”手术,就像“瓜熟蒂落”一样,将刘先生左手从相连的腹壁软组织断离。

  四手指缺失

  移花接木两脚趾变手指

  虽然左手背皮基本恢复,但看着除拇指外空空无也的左手,想着今后左手功大部分残疾,刘先生欲哭无泪。尽管临床上根据功能划分大拇指占50%的功能,食指和中指各占15%,无名指和小指各占10%,但对失去四根手指的刘先生来说,左手唯一剩下的大拇指显然根本无法发挥50%的功能,反而形同虚设。

  为帮刘先生恢复手部功能,张芝亮主任与郑之和院长、杜远立院长等骨科专家讨论后,向刘先生提出用右脚第二第三两根脚趾来代替左手食指、中指的办法。刘先生及其家人采纳了张主任的建议。

  张芝亮主任解释,其实无论用右脚还是左脚趾头进行移植,效果都不会有太大的区别,之所以采用第二、三个趾头,是因为这两脚趾与手指生理结构最为接近。另外,平常市民感觉脚趾不如手指灵活,并不是脚趾的问题,而是因为脚部的肌腱带动范围小,在将脚趾移植到手部后,通过手部的肌腱活动训练,脚趾接近发挥手指功能。


郑之和院长、杜远立院长及骨科专家们讨论患者手术方案

  据介绍,这个手术最困难的是取患者脚趾的过程和确保血管吻合接通,并不是用刀直接切下,而是要在手术显微镜下进行解剖出两根动脉、两根静脉、两根神经、4根肌腱,再与手部动脉、静脉、神经、肌腱吻合,还要确保通畅成活,解剖的部位还涉及关节囊、韧带等组织,其中任何一个环节出错,不单是对患者的手部功能恢复带来影响,更重要是又要损失两个腱康脚趾。与一般的断指修复手术相比,这种再造手术存在更大的风险性。

  听完张芝亮主任的介绍,记者十分好奇:到底是什么力量支撑才能让医生冒这么大风险亲自做这个手术?面对记者的疑问,张主任笑着表示:“第一我以前在外地医院成功做个多例,不过这个病人又有不同:同时移植两个脚趾,通常我们只移植一个脚趾,而且断蒂同时再造两个手指;第二就是病人及家属对我的信任;第三是伤者单位领导对员工的爱心;第四是医院的大力支持。”

  记者了解到,作为手足外科主任,张芝亮主任可谓经验丰富,此前其主刀的特殊复杂类型肢体创伤、手足外伤、断肢(脂)再植、手(拇)指再造等高难度手术达2000多例。

  9小时从脚到手

  手术成功“再造”食指中指

  7月2日上午9时,在麻醉科、影像科、手术室等科室通力配合下,张芝亮主任及其团队开始为刘先生进行脚趾变拇指的再造手术。


张芝亮主任(右一)及其团队为患者手术
 

  手术中,在16倍显微镜下,张主任小心翼翼地游离右脚第二、三趾的血管、神经、肌腱,然后与左手食指及中指相应部位血管、神经、肌腱吻合,修复关节囊、韧带,钢针固定……经过9个多小时的努力,手术顺利完成。


张芝亮主任在16倍显微镜下吻合血管、神经

  对于移植再造术来说,手术成功只是第一步,移植再造器官能否成活,术后护理同样关键。术后24小时的观察与护理更是重中之重。为了更好地帮助刘先生,已在手术台上连续工作近十个小时的张医生,下手术台后连续三天以院为家,时刻关注刘先生的术后恢复并指导术后护理事项。同时,骨科护理部成立专门的监护护理小组,抽调人手对刘先生进行专门的实时跟踪护理。

  24小时过去了,72小时过去了……一周后,张芝亮主任经检查确认刘先生左手再造的食指、中指成活。至此,“搬家”的两个指头终于尘埃落定。

  “食指和中指再造成功后,虽然缩短了三四厘米,但可以完成对捏动作,基本生活自理不成问题。经过康复训练,左手的手功能基本能恢复6-7成。”张主任告诉记者,目前刘先生恢复情况良好,一个月后拆下钢钉即可。

  家人道谢好医生

  送上锦旗表感激之情

  7月23日上午,刘先生及妻子特意制作了一面“医德高尚暖人心 医术精湛传四方”的锦旗,送给了张芝亮主任、胡道军医生及全体医护人员。


患者送来锦旗表达感激之情

  采访中,刘先生及妻子对的高超技术及医护人员的精心护理赞不绝口。刘先生表示,左手能恢复大部分功能,真的多亏了张芝亮主任。其妻子更坦露了心路历程:要不是张主任,真不知道这个家今后怎么办。

  刘先生的妻子表示:“对于移植,我觉得哪怕只有50—60%的成功率,我也一定会同意,毕竟他才四十多岁,如果只剩一个大拇指,那么左手就等于废了,基本生活自理能力都会大打折扣。我当时还咨询能否把我的手指移植给他。手术期间说不担心是假的,毕竟手术时间那么长,如果不成功,右脚就白白失去两个脚趾,他的心理压力也很大,一度血压都升高了,好在现在手术成功了,他精神好了、心情好了,血压也正常了。”

  “对医院、对张医生、对骨科全体医护人员的感激实在无法用语言表达,不仅仅是因为手术成功,后半生左手还有用,更重要的是这里从院长到主治医生再到护士都非常敬业、非常负责任、态度也非常好。”其妻子告诉记者,手术后头两天,医生们真的是不分昼夜的来关心、察看,他们两人真的都非常感动。虽然丈夫是不幸的,但万幸的是能遇到这么好的医院和医生,如果是在老家或别的地方,左手也许就此成为废物了。

  目前,长航东院手足外科已成功开展多例断指再植、再造手术。张芝亮主任也提醒,如果手指、手臂被机器夹住,不要生拉硬拽,应尽快断电关停机器,防止出现二次伤害。如手指、手掌不幸被机器绞伤、断离,前往医院时一定要带上断肢,切记不要冲洗,也不要用酒精、生理盐水等浸泡,用干净干燥的布料迅速包裹好,有条件周围放些冰块更好,越早就医再植成功率越高。